建盏文化

一个只收藏,非投资的超级收藏家,如何赢得财富?

查理斯·朗·弗利尔

(Charles Lang Freer,1854-1919)

查尔斯·朗·弗利尔生于上世纪50年代,

美国,哈得逊河畔,贫困家庭。

农民家庭出身的他,干过水泥匠、售货员、会计…

弗利尔勤奋好学,

经其上司弗兰克·黑格尔提携,

1880年,弗利尔抵达底特律,

成立“半岛车厢公司”,生产火车车厢。

1893年,他利用大萧条的机会,

成功兼并了十三家公司,

成为美国火车车厢制造业的王者。

美国藏家,

几乎是美国最早系统收藏亚洲古代艺术品的藏家。

他是一位“只为收藏而非投资”的真藏家

将毕生心力倾注在了热爱的艺术世界中。

一生以艺术为情人的超级收藏家

美国铁路巨头查理斯·朗·弗利尔几乎是美国最早系统收藏亚洲古代艺术品的超级大藏家,当时西方人对远东文化还知之甚少。 这位精明果断的工业大鳄,他的传奇不仅在于他如何赢得财富,更在于如何善用财富。

1899年春天,年仅45岁的弗利尔,在其人生事业高点选择退休,隐退江湖?这个转变乍听起来很是突兀,背后实则有着顺理成章的故事。 原来,在弗利尔财运滚滚而来时他的健康则在匆匆溜走。由于长期拼杀于竞争激烈的商场,身心过度透支的弗利尔患上严重的神经衰弱。 “压力山大”的他频频求医,但医生却没有根治的现成药剂,唯一给出的良方就是转移注意力,做些陶冶性情的事儿来减压。

1894年,弗利尔与惠斯勒一起前往欧洲,他们在巴黎激烈讨论自己的收藏方向,然后经印度,短暂过上海,抵达日本,呆了整整四个月,虽买的很少,但这次的旅行结识了山中商会。 为后来收藏到高质量宋代建盏、茶道具等,奠定了渠道提供了可能性。

此次旅行后弗利尔越发上进,加强旅行密度,并结识了费诺罗萨(Ernest Fenollosa),波士顿中国艺术部灵魂人物,冈仓天心的导师。 弗利尔如有神助,把收藏重心转向中国艺术。1900-1910,弗利尔大量收藏中国艺术品。 1915年,弗利尔结识了卢芹斋,花了10万美金买艺术品。弗利尔的中国艺术渠道又添大将。

弗利尔第一次万里迢迢来到东亚,是1895年,那时他还在商界驰骋。 退休后他又来过3次,到过中国、日本和朝鲜,分别是1907年、1909年和1910-1911年。 他看了许多艺术品,并与当地收藏家、学者交流,通过自己的直觉和专家的指导购买了大量艺术品。 在交通还很不发达的20世纪初,身在美国底特律的弗利尔亲自来到遥远和完全陌生的亚洲实地考察并购藏,这样的旅行显然是一项辛苦的浩大工程,由此可见其收藏和探究的诚意与决心。

1909年,他在天津呆了两个月,结识了有20年导购经验的南明远。 弗利尔中国渠道又再添大将,南明远不仅陪他看货,还陪他去龙门,也就是著名的1910年龙门纪行。

弗利尔后来还认识了一个神人,林銑十郎 (S. Hayashi),继续深化日本渠道, 1909年他获得了一只大号油滴神品。

弗利尔收藏的建盏 神品云集

弗利尔的伟大,其实是结合了伟大的资源。惠斯勒、费诺罗萨、南明远、林銑十郎...... 艺术经纪的概念,在现在中国都很难实现,弗利尔一个世纪前就完美展示了这种模式。 加上弗利尔的实地考察,废寝忘食,他的收藏必须是伟大的。 特别是在日本渠道的巩固上,弗利尔收藏的建盏可以说是神品云集。

中国的建窑,世界的建盏

一直以来,建盏都是中国、日本及世界各地藏家所钟爱的收藏品种。 在藏家看来,古代烧制茶盏的窑口很多,唯有建窑将茶盏烧出了极致,在胎土、器型、釉色方面都做到了与茶最紧密的对接。 正是因为这些建窑黑釉的烧造成功,使得原本平淡无奇的黑釉瓷器成为了精美而又极具艺术特色的稀世珍品,频频在拍卖场上创下成交记录

《君台观左右账记》里记载:曜变斑建盏乃无上神品,值万匹绢;油滴斑建盏是第二重宝,值五千匹绢;兔毫盏值三千匹绢。其实这样的“定价”也不是没有道理。我们需要看一下油滴盏的烧成条件。其烧成条件比烧制兔毫盏条件更为苛刻,如果窑温偏低, 难以形成点状斑纹;如果窑温偏高, 斑点又容易流成条形。

八千万的茶碗喝茶是什么感受我不知道,但是用这只油滴盏喝茶会招人嫉妒的!

建盏名家作品赏析 · 交流
欢迎关注公众号:建盏仙子
咨询 · 购买正宗建阳精选建盏
请添加个人微信:zah14759988888
post loading - 一个只收藏,非投资的超级收藏家,如何赢得财富?

(0)

本文由 建盏仙子官网 作者:苏小妹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